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视野

袁旃 | 万象随心生

作者:库艺术新媒体部 日期:2018-01-03 点击:3174

袁旃

YUAN ZHAN

袁旃:万象随心生

袁旃,湖南长沙人,1941年出生于四川,1962年进入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又赴比利时鲁汶大学攻读美术史、美术理论与哲学,获得考古学系学士、硕士学位,再入比利时皇家文物维护学院专攻维护,进入博士先修班。留欧其间她遍览欧美各国古今名画,也学会欧洲绘画不同年代的不同技法,甚至参与修护欧洲古代名画。自欧返台,1969年她进入台湾故宫博物院任职迄退休。

野趣 水墨纸本 29×31cm 1993

从学院的传统基础训练,到欧洲史论的钻研及游历,袁旃的艺术跨越了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方艺术形式的鸿沟,凭藉著自身深厚的文化基底,转借、挪移古画元素,并搭配她特有的天真烂漫及富有童趣的氛围加以创新求变。

小龙玩球 84 x 179 cm 设色绢本 2001

除了题材天马行空外,袁旃更擅用重彩入画,她曾说过:”重彩是这个时代的颜色,看看满街上亮丽的霓虹灯与色彩对比的招牌,这些明艳的色彩,也应该出现在作品中”。这些因素,完全反映在袁旃的画作中,也造就了袁旃作品的当代性。

刘海戏金蟾 82.5×220cm 重彩绢本 2001

袁旃的创作完全就如她所说的“我从不写生”一般,她的山水画既无区域性山川地理的特质,又无节气性或时序感,更无讲究山川形质的各种皴法、笔法,也无太多“墨分五色”的浓淡深浅变化,在笔墨上一点也不酣畅,更无空灵可言。完全悖离中国绘画传统,既不写生也不反应现实世界,也与本土意识的觉醒无关,她创作的独辟蹊径就在于大量挪用传统古画可行的结构,将遥远而昏黑的历史图象赋以侬丽的色彩,组构出绘画裡的“视觉性”山水。她也不像北宋画家对山川自然作客观的描绘,山水融入可游、可居,深入其境的现实感。

四季常新 84.5cm×246.5cm 重彩绢本 2002

她对“再现”自然不感兴趣,在古画中寻出理法逸趣,透过个人的创意想像作秩序性的结构组合才是她的兴趣所在。山水画可以纯粹为艺术家的想像力及心灵效劳,而不作真山真水的观察与写生吗?袁旃从来就是脑动得比手还快,脑中的构思泉涌不断,若画真山真水还真如她所说的“太狭窄”,反而被局限在眼前所看到的景致,而不能画出自己所想像的梦幻组合。

◎天使 57x41 cm 重彩绢本 2002

挪用董其昌的南宗山水

如同西方后现代主义氛围下的艺术家,大多以挪用的手法取自艺术史上的图像再以新的拼贴组合方式再现。在山水画的转借或挪用上,袁旃从历代古画中汲取名家的山水形式,尤其明代文人画集大成的董其昌为师法对象。

不厌 61×95cm 重彩绢本 2004

袁旃师承董其昌的正是以心造境,反现实精神的创作观念,她不写生全然以心虚拟化外场境。绘画可以不必批判现实,也不必反应画家的社会关怀,只纯然反映画家内在纯美的心境。 袁旃的作品基本上也遥相呼应欧洲超现实主义企图在超自然的梦幻状态中,通过潜意识,表达生存和绘画的自由超脱。

◎ 无杂 169x89.5 cm 设色纸本 2005

心灵之眼,万相随心生

袁旃尝试以一种“心灵之眼”,创作自然界不存在却是自己内在的心灵里程所印证的真实山水。以1993年她在台北市立美术馆的首次个展来说,一幅题名 为《万相随心生》的山水画,从用笔的皴法线条中可以感受她在笔墨的淋漓中,仍承接董其昌所力倡的“南宗-文人画”的典范系统。

冬 48.5x72.4 cm 重彩绢本 2006

从袁旃1995年第二次个展之后,实验性质更为浓烈,传统山水画以用笔为山川写形,用墨为突显气韵,用色为山川赋彩,她已将中国山水的用笔、用墨、用色融入西方现代绘画之父塞尚(1839年∼1906年)将对象分割为色面,在形、色上追求自律性的结构空间为主的美学理念,袁旃以西方现代绘画的观念在视觉上捕捉形式、线条、色彩的平衡与和谐,尤其重新温存色彩,协调地串连起东西方美学的活性因子。

天与地II 水墨 设色纸本 142×74cm 2006

◎我会飞 71.7x179.5 cm 彩墨绢本 2006

在色彩上,袁旃逐步走上重色彩的绘画。从来南宗的山水画,大都是以赭石为主的淡彩渲染,称为浅绦山水,袁旃在山水画上缤纷亮丽的色彩,在现代水墨画是一大突破。

自从旅欧时在大英博物馆惊见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女史身上红衣裳与黑头发的红黑鲜明对比早已成为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深刻印记,加上她在欧洲把灰濛濛的古画修护得色彩如新的经验,使得她在故宫博物院时每每面对黑褐色的古画,脑中便不断浮现它当初在画家笔下时的亮丽色泽,她恢复汉唐时期甚至更早的晋代的鲜丽色彩,改变中国绘画给人老气横秋,引人欲眠的印象。她的绘画最主要的特色就在色彩的变革,为水墨换肤,让水墨画也可以清新侬丽具有时代的色彩感与生命力

绣球花 123.3x38.8 cm 彩墨绢本 2006

◎好颜容II 设色绢本 2006

袁旃的山水画、花卉画、人物画,既传统又不传统,既有思古气息又有现代色彩,在线条上、色彩上,在空间结构上,在想像力上,以“心”造境,有的作品在组合上,不免出现异质素的矛盾,倒不失为实验性浓厚的作品。

竹报平安 92×179cm 彩墨绢本 2006

就像她曾经研究过的法国新艺术运动,总是在过程中不断追求“什么是新”的创作风格一般。从董其昌的南宗山水出发,又在色彩的表现上融入北宗的青绿山水与现代绘画理念,不断推陈出新,为水墨画的风华染上浓烈的青春气息,酿造无尽的色彩,优雅又华丽。许多古画、古文物或民俗美术经过她的冶炼而淬化成极有形式美的风格,不落言诠地展露她个人美由心生,境由心造的变换轨迹。

◎內窥 152×95cm 重彩绢本 2012

袁旃53岁才开第一次个展,中间蛰伏30年未提笔作画,这位为人妻、人母的“老新秀”并不因婚姻而扼杀了创造力,反而不断革新,在蜕变中发展女性独立自主的“个体性”,建构属于女性优雅、婉约、细緻又华丽的阴性特质,在自主又叛逆中展现丰沛的生命能量。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双双对对之一 90.2×136.8cm 重彩绢本2012

分享到:

上一条:水+墨 | 梁铨:拼贴的虚无 Emptiness of Collage

下一条:《库艺术》第56期:朝向虚空的创造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