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策划

《库艺术》第56期:朝向虚空的创造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8-01-03 点击:2407



“我无话可说,而我正在说它,那正是诗,就像我需要它。”

——约翰·凯奇(John Cage)

有人说当代艺术已经“死亡”了,这句话无疑充满了感情色彩。但无论承认与否,当代艺术似乎已经失去了它的问题意识和整体语境。事实上,如果说到当代艺术的“话题”或者“方向”,不止是中国,就连世界范围内似乎都已经找不到某种整体性和方向性的坐标。

网络时代信息快速广泛的共享、稀释和覆盖,以及经济颓势下社会阶层的固化,贫富差距的拉大等等一系列世界范围内的问题,使得人们失去了“改变”的动力和“颠覆”的雄心壮志。面对着越来越体制化的现实——包括当代艺术的体制化——艺术家越来越像是镶嵌于这一庞大商业链条上的一份子,而非反对者和质疑者。

面对着一片虚无的沙漠,往日不再,未来渺茫,正可以收心于当下,在古今中外上下千年的文化资源中重新构建属于自己的艺术坐标,在个人价值被谎言摧毁之后重新构建“个人”。没有了外在动力和风尚的推动,正可以难得地抬头望向眼前的虚空,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即使惨白,即使乏味,即使混乱,却有着属于这个时代的真实含义。今天的艺术家们也再一次站在了“从零到一”这一自身建构的起点上,面对整体的未知和空白,走出属于今天的“第一步”。而这,正是“创造”的题中之意。

因此,这又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文化与精神的外壳已经脱落,艺术家只能依靠于自己最为灵敏的生命直觉和本能,去重新搭建属于自己心目中的艺术拼图。可能没有哪个时代的艺术家,像今天这样生活在同一时代却又好像被分割于不同时空,面对着截然不同的艺术命题。我们统称之为“艺术”,但其中却只剩下了个人的问题,而失去了整体的“艺术”语境,任何妄图将之归纳为某种论述的努力可能终会失败。我们只能走进这一位艺术家个人的时空,在重新审视他对于艺术定义以及问题意识的前提下,找到属于他个人的艺术发生的理由并重新构建针对于他的评论话语,从而发现那些有可能被忽略的但却是真正全新的可能。

而这些看似个人化的朝向虚空的努力,或许会终将得到历史的认可。

书中收录的艺术家部分作品欣赏

张强 踪迹学报告A-X7 张凯妮模型 平面互动

王冬龄 李白山中问答 180cm×97cm 纸本水墨 2016

刘彦湖 临井上有一 临颜氏家庙碑 288cm×45cm 纸本 2017

宣永生 重生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6

苏新平 十之一 280cm×308cm(28cm×28cm×110) 铜版画 2017

马志明 空·静之6 100cm×81cm 布面油画 2017

黄钢 城堡 高10米 装置作品 2014

展望 应形 2004-2017

郑国谷 成就幻化之一 198.5cm×147cm 绘画 2015

许东生 暗夜的誓言 180cm×190cm 布上油彩 2017

张一非 丛林系列 金子般的心 200cm×300cm 布上油彩 2017

尹朝阳 白石黑松 200cm×200cm 布面油画 2017

蒋焕 红印 系列之一 20cm×100cm 亚麻布油画 2017

分享到:

上一条:袁旃 | 万象随心生

下一条:2017《库艺术》当代水墨学术研究文献:水+墨:亚洲视野下的水墨现代性转化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