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策划

《库艺术》第57期:2017年度艺术人物·新经典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8-03-19 点击:2255


『 众曰:“时代呼唤经典”。但可惜的是,不是每一个时代都有经典产生。再波谲云诡的历史背景,经典,终究要靠艺术家的自我完成。这百分之一的希望,如果存在,即可能定义了整个时代。剩余的百分之九十九,可能终将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如果没有这百分之一,这个时代几乎可以说没有存在过。时代,因为经典而存在。这,即是它的价值所在。』

2017·新经典

2017·NEW CLASSICAL

在2017年即将过去之际,像往年一样开始回顾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有一种并非常有的历史感。从社会的方方面面到人的思想意识,似乎越来越开始走入到一个新的历史进程。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每个时代都会有的一厢情愿。毕竟,处于时间的长流之中,正如瞎子摸象,所有抽象的概念都可能是臆断,但那份真实的温度与触感却是实实在在的。

所谓“当代艺术”越来越像一个苍白的代名词,而非有具体内涵的概念。何止“当代艺术”,许许多多的概念,比如“自我”“观念”“时代”“历史”“传统”等等……语言似乎进入了自我繁殖的快车道,而我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却变得语焉不详;曾经看似明晰的标准突然变得令人生疑。没有了方向,我们要去向何处?没有人能够描述和概括这个世界,这一点变得无比明确。而一切的不确定和重新洗牌,却重新给了人们要创造历史的雄心。在无数伪命题的重复之下,时代似乎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前行的轨迹,在直面苍白与虚空的迷惘与坚守之中,新的创造却也在不断地涌现。正如在《九歌》的瑰丽背后,有谁记得屈原的自我放逐;在田园的诗情之下,有谁记得陶渊明的委屈与倔强;在泼墨的纵情之中,有谁记得徐渭的疯狂与放纵……一切的美好都不过是事后的追忆,那个真实的瞬间已经包含着太多的秘密一去不返。在乱世与苦痛之中,艺术家个体只能返回自身,在对历史、经典、现实、世界与个人的对话与勾连之中,重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的家园。如果说“大时代”,所谓“大”者可能也即在乎此

今日已是一个全球化的世界,而我们又在如此的呼吁“本地”的价值。对于传统的回归人们满怀热情,同时又是也只能是以一个当代人的视角去看待模糊的“传统”,这种对“传统”的回溯也是一个“国际性”“时代性”的命题。

上面所说的这一切,都是时代的症候吗?但却也正是这个时代的独特属性。在如此剧烈复杂的时代变局之中,多少的时代变迁、价值更替、技术革新给人的内心所带来的巨大撞击,终究会在文化与艺术中予以体现。这个时代的经典,或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真善美的浓缩,对人的处境的居高临下的道德断语,而更是某种携带了时代能量的对于真实的揭示;对于人性黑洞无穷尽的注视;对于虚拟世界人的价值的拷问……这种经典不是一种歌颂,不是一种美化,却自有其尊严。或许在沉重甚至悲壮的背后,我们能看到那一丝对于光亮的渴望——正如我们在所有颠簸不破的经典中所看到的那样。

众曰:“时代呼唤经典”。但可惜的是,不是每一个时代都有经典产生。再波谲云诡的历史背景,经典,终究要靠艺术家的自我完成。这百分之一的希望,如果存在,即可能定义了整个时代。剩余的百分之九十九,可能终将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如果没有这百分之一,这个时代几乎可以说没有存在过。时代,因为经典而存在。这,即是它的价值所在。

2017年度艺术人物正在评选中

让我们共同聚焦“新经典”的诞生!

分享到:

上一条:新经典 | 姜吉安:现成品绘画

下一条:奥斯卡·穆里略 | 被称作“家庭派对”档案的绘画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