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视野

ANICKA YI | 用异次元的方式还原生命本真

作者:李砚 日期:2017-08-23 点击:2274

Anicka YI

2017 年 4 月,古根海姆美术馆为美籍韩裔艺术家 Anicka Yi 举办了最新个展 "Life is cheap",这也是对她获得 2016 年 Hugo Boss 奖的奖励之一。

在去年 YI 刚刚获得 Hugo Boss 奖时 , 大多数人还对她和她的作品一无所知,包括在艺术界,因为她的实验确实处于大多数人的经验之外,非常大胆——与各领域的科学家跨界合作,她正在把嗅觉做成装置。

YI 的大多数作品往往超越了视觉,尤其与嗅觉有密切的联系,她用自己的创作身体力行,对人们对视觉经验的过分依赖表示了充分的质疑。

艺术专栏作家博 · 鲁特兰德(Beau Rutland)就曾对 YI 的作品评价道:" 你会先闻到 YI 的作品,然后才会看到它在墙角烹煮,或是从一边的墙上渗出。气味变成了一种干预,一种诸多不可预知的触发点的汇总,它唤起你的某种感觉,而这些复杂而真实的感觉在我们已有的美学领域中往往被忽略掉了。"

《Immigrant Caucus》2017

这次在古根海姆的新展,延续了她一贯的创作思路——将感官与当下社会的现象,以及人的心理相结合,通过对触手可及的日常事物以及各种生物(细菌、植物、动物)前所未有的组合方式,来探寻人的民族身份与政治文化的关系、高科技给人带来的兴奋与恐慌、网络时代的普遍心理之类的命题。她试图通过被人们忽视的感官感受诸如嗅觉,来重新定位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是对目前过分强调视觉感受的文化环境的一个应激性回应。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一组年轻艺术家协助YI完成了这次新展,与她之前相对简陋的作品相比,"Life is cheap"的科技含量明显增加,但同样需要调动你所有感官和思想去理解。

《Lifestyle Wars》局部

在展厅入口处,一个被命名为《 移民组织 》(Immigrant Caucus)的组合装置被 " 随意 " 地摆放在地板上,三个喷雾式银色金属瓶静止地立在那儿,不断释放出某种独特的味道,而在它旁边的标签上标注着 " 亚洲女性和木蚂蚁的气味 "。

不论是直接还是间接,蚂蚁应该是此展览中最频繁出现的元素和线索。整个展厅像是一个与蚂蚁有关的小型博物馆或者高科技蚁巢,而且作品与作品之间隐秘的联系都在靠 " 蚂蚁 " 维系。

不特别留意的话,观众们也许很难发现,《移民组织》的气味其实被注入到了另一件装置《生活方式的战争》 (Lifestyle Wars)之中,而这件装置同时还使用了活蚂蚁、闪烁的路由器、人工冰块、电线和形形色色的各类模型。在另一边,YI 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电路板模型挂在墙上,蚂蚁群在沿着电路四处游走。

《Force Majeure》 2017

细菌是展览中的另一个重要命题,《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是一个封闭的房间,陈设简单,只有两把椅子,从墙壁,地面到椅子的表面都布满了 YI 从韩国城和中国城里搜集来的霉菌,在生物学家提前设好的冷藏系统里,它们可以不断地蔓延生长,包括你在参观展览的时候。

如同在《移民组织》中,无法直接领会易所制造的特殊气味和 " 亚洲女性 " 与 " 木蚂蚁 " 之间的关系一样,她的其他创作从一般的角度来看也是晦涩的。

《Sister》 2011

诸如《姐妹》(Sister),如果想要对它有一个的准确、完整的了解,需要将它置于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从纯粹的视觉中超脱出来,才能激发出你真实的想法和丰富的情绪。事实上,YI 最擅长的并不是表现嗅觉,而是给嗅觉和材料赋以心理、政治和文化内核,并且通过她的作品扭转和颠覆人们对现实世界的固有的僵化认知。用油炸过的鲜花来展现一件富有质感的 " 触觉 " 装置,又很难真的去触碰它—— YI 在每一支花的颈部都涂抹了鸡蛋面糊和面包屑,然后把它们放在锅里进行油炸。

" 我想让这一简单粗暴的过程变得微妙,展示出材质的易碎性以及形态转化的过程,并尽可能地表现它从新鲜到腐败再到完全变质的整个流程。" 易解释说," 增加表面面糊的量,会让花束有种轻飘感,鲜花本身含有自然,美丽,纯洁的意味,但它们需要被弄‘乱’,使之呈现出其它的品质,从而解释它们纯洁、美丽同时又易逝、衰减的问题。"

Escape From The Shade 3, 2016

在几次访谈中,YI 本人都曾经解释过其实她生活中没有任何烹饪经验,但对于富有挑战性的前卫技术却有着很高的热情。在她看来,油炸手法是一种味觉实现的基础形式,其中包括了其他许多迷人的材料属性——质感、触感、气味、声音、温度,还有疼痛和脆裂,过程简单粗暴,却有着强烈的戏剧性。人们会用 72 个小时的过程将食物真空密封制作起来,通过特定的技术来实现预想的 " 限定 " 味道,同样,人们也常常会被某些精心设计或者随机的味道所吸引。

《Search Image》2016

哪一种味道是显得和当下的空间格格不入的?观众又如何用感官来评价这些气味?这些话题对她来说,都格外地具有深意。

因为材料之间组合的奇异性,人们往往会误以为 YI 在做素材选择的时候,是经过了特别的考量,但她其实更在意的是物质本身的美学属性,以及语言与社会中的事物、视觉表达之间的三角关系。在《一条光辉道路上的凸突双型拨号器》(Convex Doub   le Dialer of a Shining Path)中,她将过期奶粉、抗抑郁药、棕榈树精油、海虱、TEVA 橡胶粉末、韩国热粘土,进水的 Swatch 手表,这些东西一起放在电燃器里,以表现来自不同地域和时间的向量。所有看似毫不相干的元素又混合在一起,最后塑造出一种别具意味的情境。

《Convox Dialer Double Distance Of A Shining Path》2   2011

" 我很喜欢这种状态,当这些貌似没有丝毫联系的东西汇聚在一起,它们会变得朴实而广博。我的作品由语言来构建,语言则代表了某些元素。举例而言,在我的一个装置中,一个大的金属碗盛着味精——‘你应该选我,因为我在你的名单上留了一个吻’——为什么要选择味精?味精可能永远只是一粒粉末,但它也可以是别的东西,它究竟意味着什么,则取决于如何构建这个语言,这里没有唯一的答案。我当然可以选用味精作为材料,因为在我工作室楼下就能买到,还有一点理由是,它是一种亚洲很常见的厨房作料。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物质本身的美学属性。我将‘ Shining Path ’用作标题,也是因为我在考虑时空,抹掉过去,让未来更加顺其自然。" YI 对自己的创作意图这样解释道。

Our Brand Is Crisis, 2016

而业界对于她,曾授予 YI2016 年最佳艺术家奖项的 Hugo Boss 委员会评价她:" 她在拓展人类视觉艺术之外的感知经验上,体现出了独特的勇气和耐力。"

与其他大部分艺术家不同,易的每一次材料和创作过程都是不可预测的,也是不可控的,因为她经常被容易消逝的材料所吸引,这些材料的特性使得对于如何长久地展示和保存面临严峻的挑战。在进行嫁接、浸渍、烹调的过程中,制作者受伤的概率也很高。但是易并不打算因此终止自己的实验,而是希望拥有更丰富、多样化的表现语言。为了求证某一个结果,她会不断地重复实验,直到材料被准确地感知。

《Fever and pear 》2014

在一次采访中,易提到:后启示性的科幻小说是她艺术创作过程中重要的灵感来源,她的作品也往往因此被冠以 " 世界末日崇拜 " 的标签,实际上,她的作品是极具延展性的,不仅涉及到生物学、医学、经济学等学科,还与人类的情感和感官密切相连,正是通过这些开拓性的前卫实验,安妮卡 · 易阐释了 " 味道 " 与众不同的概念,也拓展了人类认识生命的边界。

该视频来源于古根海姆博物馆

Video courtesy of Solom R. Guggenheim Museum

分享到:

上一条:弗兰西斯•培根访谈录 | 在具象与抽象之间的撕扯

下一条:在自己的城市中,漂泊到“罗马湖”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