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策划

《库艺术》第51期:其命维新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7-03-22 点击:2605

其命维新——回溯与重建自身与大文化之间的有机联系

文_于海元

今日,所谓传统成为了一个几乎被谈滥的词汇。大家都希望借助“东方”“传统”的名号为自己在艺术上的创造找到一个更为可靠的依据,但当涉及到针对于传统的更为深入的话题和讨论时,却往往语焉不详,有时更沦为了民族主义式的意气之争。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库艺术》第51期专题“其命维新”正式推出!

丁立人 作品

当一个事物发展到一定的阶段,由于在其历经的长时间中积累了无数的观点和看法,而逐渐丧失进一步前进的动力和目标之时,则有必要回溯到其发生的原初,去找回那个活力迸发时的能量所在。

而在事实上,我们常常做的却是在言语、理论上将传统繁复化、玄虚化、不可知化,在实践上却又缺乏诚意,缺乏勇气,缺乏任重而弘毅的精神。看似是在弘扬,实则是在搅乱,误导,却又不自知或者明知故犯,离真正的“传统”远矣!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库艺术》第51期专题“其命维新”正式推出!

王劼音 作品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时恰恰是通过与外界以及他者的交流与互动,我们反而才会更清晰地看清自己。

当我们脱离了自己长久生活的这片大陆和人群,投身到在另一种自然和文化气候下生长起来的人们与社会之中,面对着另外的语言、风景和人,面对着沟通与理解的需要和困境,在差异面前我们自然要考虑我们是谁?我们从哪来?我们为什么如此不同?是什么造就了这些不同?这种不同是否有价值?……等等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在这样的时刻,就已经不只是理论与逻辑上的思辨,而成为了关乎一个人何以自立的切身命题。

不得不说,在这样的时刻,文化最原初的意义才开始显现。或许,当你千方百计去了解某种异域文化却百思踌躇而不得登堂入室的时候,反而发现异域对你的国族身后沉淀千年的文化更为感兴趣;或许当你好不容易理解了你所认为的现代而前卫的思想,追根溯源却发现其中竟也受到了你的母文化智慧的启发。你随之转身,回望那个你自认为熟悉的土地,却发现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全新的风景!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库艺术》第51期专题“其命维新”正式推出!

徐冰 作品

当然,也可能你发现的并非是自身文化的长处,而是它看似灿烂辉煌历史的阴暗面,是它自身运转循环成千上百年以来一直没有突破甚至没有意识到的缺陷所在。而这,当我们反观时,同样也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潜移默化的甚至不被察觉的印记。通过我们自身的开始改变,可以说,历史的改变也开始成为了可能。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库艺术》第51期专题“其命维新”正式推出!

瞿倩梅 作品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库艺术》第51期专题“其命维新”正式推出!

傅中望 作品

了解别人,才能更好的了解自己。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是在海外求学或是生活过的艺术家,他们往往对于文化的理解更为深刻,对于自身的认识更为生动和富于生命力,这是因为他们更清醒的超越了对于自身文化传统的概念化的认知和判断,从个人感受(当然也是借助于他者的启示)出发,从“即事穷理,安身立命”的文化本源命题入手,回溯与重建自身与大文化之间的有机联系。

另一方面,这也要归功于他们在更为自由和尊重个体表达的前提下,通过科学理性的学术思想和方法的训练,成功的将僵死的“文化”从程式中转化了出来,将精华从糟粕中甄别了出来,这种新的眼光与新的方法,即是我们可以从别人那里学习过来的有益的东西。因此,这种继承,也是一种借鉴,也是一种交流,也是一种创造。从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当下的文化回溯与重建必然要在一种超国族超地域超历史的大的文化胸怀与眼光之下,才能真正有效地进行,才能生动,才能有活力!

彭斯 作品

“向西归东”也就成为了“走出去”的中国文化人必然的精神依归和文化反哺。“向西”是要在世界性的眼光与格局之中去重新学习,重新认识自我表达自我,以一种新的眼光去审视自己身上所携带的那一种独特的文化基因。而当对自己的认识与了解愈发清晰深刻,愈要取得个人独创性的艺术成就,就愈要回头去看看生养你的那片土壤到底给你预备了怎样的理解世界,面对世界的养分,一棵大树上的新叶必须有赖于树干本身养料的传输,否则等待它的只能是夭折。 “归东”不是要回到水墨,不是要回到“四书五经”……而是为了更好的在今天的阳光雨露下,从古老的大树上生长出新的枝芽,“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这不需要整天将口号挂在嘴边,也不需要扎堆于某个潮流、群体,只要等到情感和艺术的成熟,必将自然而然的导致文化自觉和文化担当的觉悟。毕竟,艺术是一个文化族群情感和思想的结晶,它的孕育和创作必须深植于内心,自由之生长,并最终假一人之手完成,而其产生的深远土壤以及成果的分享则必然属于整个人类和历史。

分享到:

上一条:《库艺术》第52期:当下觉知

下一条:年度艺术人物 | 徐仲偶:“我们这一代人的位置在哪里?”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