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个案研究 > 内向·超越

内向·超越 | 鞠慧:人的质量决定艺术高下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9-01-29 点击:2107

鞠慧

JU HUI

笔名慧生,自命雨山客、过山客

祖籍山东沂水,1957 年 10 月生于南京

2001 年起蛰居南京求雨山,专注金陵四大家艺术研究

多年担任四老纪念馆职能馆长

持守素朴生活,虚怀淡泊状态

倾心探索中国传统艺术精神之于当下时代的革命性转换

Juhui's nicknames are Huisheng ,Yushanke and Guoshanke.

He was born in Shandong Province on October 1957.

He lives in Qiuyushan of Nanjing and focus on the study of Jinlingsijia from 2001 till now.

He is also A curator of Silao memorial.

He insists living a plain and simple life ,enjoying a state of modesty and indifference to fame.

He puts all his energy into exploring the transition of Chinese traditional artistic spirit in the contemporary era.

游于艺

“书写”是中国文化中非常迷人的部分,它主要来源于书法,而在现当代艺术语境中,艺术家们将“书写”从书法的笔墨程式中转换出来,用以完成个体的自由表达。“书写”也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真实生命质量和精神力度,难以掩饰作假。当代艺术创作已经不仅是文人士大夫书斋中的寄情遣兴,而更是个体面对现实的发声,面对内心的追问,面对精神的磨炼……书写,即是一个人从内到外所有的一瞬间的真实显现。

从鞠慧的艺术中,我们即能感受到这种真实的能量。他的作品首先是关于个体的,但这种个体的质量却在东方书写传统的浸润下得以锤炼,升华,因此真实却不粗野;直接而有诗意,这种散淡而深刻的精神况味或许即是某种东方文化根性的体现。我们从中也看到,一位东方艺术家如何用“书写”的行为来回应世俗的虚妄与精神的废墟。

鞠慧 线性系列 68cm×168cm 纸本水墨 2018

鞠慧:人的质量决定艺术高下

采访人_ 于海元

库艺术= 库:您的艺术呈现出一种自然生成的状态,艺术家很大程度上将绘画的结果交予很多的偶然性因素,这是否是您的有意而为之?

鞠慧= 鞠:自然生成也好,偶然性因素也罢,这些其实只是表象,是方法论意义上的“象罔”,而“玄珠”之妙往往可遇不可求。我以为,对现实生活的“出离”,正是我期待的还原内心真实的素朴状态。在日积月累自给自足的生命感悟和思与想的投射与观照中,有一种东西被不断唤醒,一些人为设置的界限被打破,被消解。我对绘画中突兀生发的偶然性保持好奇,水墨在宣纸上运动所呈现的微妙形态,令我遐想。一种未知力量的介入孕育着未来的结果,带给我们以新的观看体验和超乎寻常的审美视角。

在艺术创造中游戏力量的匮乏,实际上是画家们在生存境遇中自由精神不断丧失的见证。“游戏精神”是我一直欣赏的创作态度,它指向不确定性,充满魅惑和随势生机随机应变的可能。这应当理解为您所说的有意而为之吧。

鞠慧 线性系列 65cm×58cm 纸本水墨 2018

库:弘一法师讲:执象而求,咫尺千里。是否正因为“无象”,所以才是最为真实的?

鞠:“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金刚经》里这段话说得很透彻了。我感兴趣的是“最为真实的”究竟是什么,是世界?宇宙?还是人心?这个话题太哲学了,一言难尽。

库:绘画的抽象性语言拒绝文字阐释,提倡直观感知,您是否也更愿意自己的艺术可以素面相对,而非通过文字解释或艺术批评?

鞠:抽象性绘画往往见仁见智,其实一切艺术形式都存在一个如何观看的问题,尽管我们强调直观感知的重要,尽管我们提倡“让作品说话”,但倘若不是过度阐释,我相信批评家有针对性的文字表述会将艺术作品提升到一个迷人的高度,理性的文字剖析会给读者深入领会画家的创作意图有所帮助,这往往是作者想到的却未必说出来的微妙之处。但是,我不赞成看图识字式的文字解释,也对拉郎配式的臆断评说表示质疑,更厌恶那种一味唱赞歌式的肉麻的人情吹捧文章,以其如此,不若素面相对,如同美人本色,清水出芙蓉或更让人想入非非。

鞠慧 线性系列 168cm×168cm 纸本水墨 2018

库:西方现代艺术以来,受到东方禅宗和书法影响至深,比如马瑟韦尔、马登、通布利等等,从他们身上其实也可以反观我们自身的传统。您是否也受到这些西方艺术大师作品的启发?

鞠:我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研究不多,阅读范围仅限于出版物及复制品,您说的一连串外国名字我甚至感到很陌生。据说毕加索当年拜访过齐白石,并从其身上受到不少启发,这只有老毕自己说得清。我关注的恰恰是“我们自身的传统”中的那些过往的草根大师,他们的墨迹刻画以及现在人们称之为涂鸦的神秘符号划痕,勾引我极大的兴趣。比如史前摩崖刻画、三代文字、西夏文、女书、楼兰残纸,以及一系列中国古学里的符咒、陶纹图腾、民间艺术等等,尤其原始先民的线性涂画,无论粗犷或精巧造型,都极具当代性,从中透出的远古信息和氏族部落密码几乎让我着迷,这些都是我们传统里面重要的优质部分。《古画品录》云:“迹有巧拙,艺无古今”。虽然论艺不为贤者讳,但中国传统中所蕴含的哲学思维和人文精神,已然成为源头活水,取之不尽。

库:波洛克吸收荣格的潜意识心理学说用以作画,看似漫无目的的泼洒之间投注巨大的内心力量,您的艺术有否受到二十世纪心理学特别是潜意识学说的影响?

鞠:读过荣格,全忘了。给我艺术影响的学说很多,也很杂,一时想不起来那些枝枝节节的学说,也许图像心理学更能激发潜意识,比如天上飘来一朵云彩,稍纵即逝……三十年前对波洛克及其之后的一系列行动画派有过极大兴趣,研究过他们艺术生成的时代背景及历史文化土壤。现在正在被遗忘。古今中外凡成为大师的艺术经典,是把双刃剑,我已经养成避让和遗忘的习惯。

(请横向观看)

鞠慧 线性系列 35cm×90cm 纸本水墨 2018

库:中国有着伟大的书法传统,但这一传统中也有着很多的条条框框的限制,书写与线条的能量得不到完全的释放。而这种自由的释放是否也是您所追求的?

鞠:现在我们有一个识读误区,过分强调书法的艺术功用,而忽略其与生俱来的文化真魂,这也是当今号称书法家的百万大军中难觅几个大家的真实原因。“周虽旧邦,其命惟新”,古人尚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现在大家一窝蜂地热衷于在“条条框框的限制”中当个码字抄手,并且沾沾自喜地为旧有的笔墨程式所役,在前人设定的套路中列队前行,还洋洋自得地自命为“文化自信”,简直滑稽。

书写与线条这句话本身就内蕴能量,能自由地释放确是求之不得的艺术境界。把我的当代书写和线条艺术与程式化的传统书法混为一谈,是缺乏常识的表现,缺乏对现代艺术、后现代及当代艺术文本的基本觉知,尽管我的面貌生成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母本文化的根性滋养。

鞠慧 线性系列 70cm×69cm 纸本水墨 2018

鞠慧 线性系列 70cm×69cm 纸本水墨 2018

库:您运用很多种媒介进行创作,但是以水墨为主。作为一种媒介,水墨对您来说有哪些不可替代性?

鞠:我画过近十年油画,也玩过丙烯,不知道您指的媒介包括哪些。之所以水墨选择了我,抑或我被选择,我以为一定有一些不可替代性,如隐私般的个己化的不可替代。包括观念性、身体性、心理性的东西,可能还有太极五行文化的滋养以及水墨的阴性表达方式,限于版面,短话难以说清。

(请横向观看)

鞠慧 水墨系列 40cm×138cm 纸本水墨 2018

库:中国的艺术传统是“尚古”,重人格修炼;而西方现当代艺术则是重创造性,重个人的自由表达。您的艺术创作在这两者之间做何取舍?

鞠:西方特别是欧洲艺术家的人格修炼,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形成,这是西方艺术传统的源泉,即从神还原为人。相比较十四世纪,我们还在程朱理学的“尚古”中。这是两种文化文明所形成的差异性文化人格。我觉得内省与外创并不矛盾,我比喻为人的两条腿,一条传统,一条现代,二者互为作用。大凡武林高手一套拳脚下来,你能说得清他的套路里哪是少林哪是武当,或者秘宗之类,实则都在里面,文而化之了,搞艺术就怕化不开,化则变矣。《易》说,“君子豹变”,这个变,就包括个人的自由表达,我最近画了一系列冷抽象线条作品,就是一元性的率性释放。

鞠慧 水墨系列 58cm×85cm 纸本水墨 2018

库:中国的艺术,特别是文人画以来,更多是文人在书斋中的挥毫墨戏,聊以慰藉,并不以现实与心理的“真实”作为诉求。因此长于避世澹远,短于直面现实。您的艺术虽然没有直接的叙事和形象,但带有“真实”的力量,这是否也体现出您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与传统的差异?

鞠:为警惕日常沦陷,我把画室搬到一处僻静山庄,取名“别处”,别处是远处,是来处,也是归处。关于艺术与现实的关系,诗人、批评家路东说过:“一切现实都是欠缺中的现实,它首先欠缺的正是对欠缺之事实的自白”。而内心的“真实”的力量,作为人的生命价值被庸常事物所遮蔽的尚未打开的部分,那是真实的存在,它是隐匿的或未完全的在场者,它昭示了可能生活的可能性。无论从作品的表现形式、观念诉求、画面秩序和图像意义等方面,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我在水墨与线性艺术中,正在生发的多重维度,相对于那些自溺于陈规陋习里的教条式的画家们,这种差异性是显而易见的。

库:在数码科技虚拟化的时代,所谓“艺术”还能做些什么?没有任何图像是独一无二的,最独一无二的可能还是艺术背后的人。人与艺,孰重孰轻?

鞠:人的质量决定艺术高下,人的衰败无药可救,况乎艺术。

(请横向观看)

鞠慧 水墨系列 35cm×138cm 纸本水墨 2018

分享到:

上一条:内向·超越 | 严善錞——应会感神,神超理得

下一条:内向·超越 | 樊洲 :以朴素之心对应事物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