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容器 CONTAINER | 申伟光:人性的废墟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8-08-29 点击:1508

申伟光

SHEN WEIGUANG

作为佛禅中人和资深居士,申伟光率先在作品中破掉了坚固的“我执”,捣毁了虚假的统一感,清理了年迈的秩序观。他把画笔朝向万千物事之真如及其背后的空幻,在抵达之前,他把心交给一些似是而非、异常触目的形象。

申伟光 作品8 号 140cm×180cm 布面油画 2016

人性的废墟

文_ 陈家坪

在我们这个人人都是艺术家,人人都向往艺术中心而追求一分钟成功的波普时代,我们为什么要去关注偏安一隅、自甘寂寞的艺术家申伟光?只有一个理由,因为我们要探寻这个时代真正的艺术精神!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方面是艺术体制所张扬的现实主义创作,一方面是思想解放运动给社会文化撕开了一道缺口,西方现代主义思潮涌入中国,各种具有现代主义观念的艺术创作春情萌动。正是在这样一个新旧交替的时期,申伟光从一个充满了光环的体制内已经成功的现实主义画家,绝然走进被当时主流社会视为异端的北京圆明园画家村,开始了他的抽象艺术绘画。从此,他和带有集体主义的意识形态渐行渐远,完全成为了一个个人主义者。

申伟光 作品2 号 300cm×400cm 布面油画 2016

现在看来,圆明园画家村聚集的是一批因历史原因而被体制边缘化的艺术精英,来自全国各地追求艺术梦想的画家和文艺青年,当然也包括艺术流浪汉。显然,申伟光无论是从年龄还是从艺术创作上讲,他都是其中相对成熟的画家。最后,由于意识形态对圆明园画家村的恐惧、提防、驱散,申伟光不得不离开圆明园画家村,再一次自我放逐。当时,与意识形态有对抗性的艺术家大多流散到宋庄艺术村,而申伟光的绘画是一种旨在追求精神上的超越,而不具有政治性,但正是这样的一批艺术家,和申伟光一起从圆明园画家村流散到了上苑艺术村。无论是一直以来意识形态对个体生命的束缚,还是随后兴起的商业大潮对人性欲望的释放,申伟光都不为所动。他通过佛教修行来把持自己的精神世界。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创作了管道系列作品,成为具有后现代艺术风格的典范之作,这奠定了他在当代先锋艺术中的独特地位。接下来,如果他迎合艺术市场,他的作品极有可能卖到天价。但他选择了闭关十年,在这十年的修行期间,他只做了一件事,带领学生参悟佛道,内观心象,认真画画。相对于我们这个越来越纷繁复杂的商业社会,他和学生们的存在显得异常沉寂、单调,但却特别需要一种持之以恒的信心与毅力。他的作品,从象征工业文明的管道,象征人体生命的血管、肠道,呈现出扭结、挣扎,一条粗壮有力的线,已不再是中国传统线条的念蓄和娇柔,而是具有主体意志的生命个性张扬,令世人瞩目;再到元子、细胞似的黑球系列作品,直接如同核爆炸一般的力量,令人感到震撼;最后经历人生与艺术的凤凰涅槃,他的作品达到了一种心花怒放的狂喜。从现实生存上讲,可以说他是一个苦行僧;而在追求思想境界上,他则显得无比自由与自在。

申伟光 作品5 号 100cm×80cm 布面油画 2017

以此同时,当代艺术的另一端借助商业上的成功进入到国际艺术市场。表面上,意识形态淡化,商业主导了一切。艺术家对意识形态偶像的消解,或者直接成为主流社会的反抗者,和主流意识形态一道各取所需,共同形成了一个表面上开放、繁荣的盛世中国。这样的艺术作品与主流意识形态,实质上是一种反向同构。所以,艺术的独立性,艺术对于未来的想象力是贫乏的,因此,我们的艺术在现实面前才显得那么麻木和无可奈何。因为我们不知不觉中早已丧失了艺术创作的独立自由精神,灵魂是一片废墟。

自二十世纪初以来,首先是国破家亡的废墟,然后是内战的废墟,建国后权力疯狂和商业疯狂所带来的现代社会废墟。这些废墟,最后将成为我们永远无法消化的记忆。一代一代,我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社会运动,这些社会运动从根本上讲,缺乏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肯定。

申伟光 作品16 号 100cm×80cm 布面油画 2017

今天,我们可以在艺术创作领域,重建艺术和艺术家的形象。五四以来改造新人,把自然人改造成了社会人。但事实上,人才是现实生活的创造者和主人,人生的目的是追求现实生活中的幸福,而不是服务于社会。申伟光近十年隐士般的生活,以心传心,以带弟子的方式,带领着一批又一批学子学佛学艺,用身体力行印证着佛教中“普度众生,上求下化”的菩提愿力。如火中莲花,在当今社会,构筑起一位真佛弟子与真艺术家究竟解脱的光明大道!

所以,像申伟光这样主动退出社会的艺术家是可贵的,他始终是在通过艺术来解放人的个性与创造力。在对个性解放的过程中,他有困惑有挣扎,但没有撕裂与二元对抗。人作为一个丰富的生命体,任何相互否定性的力量都应该被化解,以达到应运而生,环环相扣。

申伟光 作品43号180×160cm 布面油画 2007

申伟光曾经领略过尼采、海德格尔等现代存在主义思想,感受到酒神的迷狂,人类现代文明的迷惘与荒芜。他的西方哲学迷思与东方宗教亲证,为他赢得了一个中国人的身体觉悟。我们希望展示申伟光的油画作品,让更多人感受到一个新艺术的精神空间,一个正在生长的文明型态。并且,我们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会持续去展示这样一批有独立精神的艺术和艺术家。让群星如此闪耀。

申伟光 作品4号 200×150cm 布面油画 2008

经行念佛 2017年摄于申伟光先生家中佛堂

分享到:

上一条:容器 CONTAINER | 冯良鸿:“回归个体,找到自己的立足点,然后画下去”

下一条:容器 CONTAINER | 罗敏:“幸存的诗意”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